冰淇淋暴发户的垃圾箱

杂食,偶尔产粮,喜欢all杰主佣杰双杰与裘杰,黏在凹凸D5圈的锅底

隔、壁、的、天

能够喜欢佣杰真的是太好了。佣杰的女孩在ky面前从不认输!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是我继续的动力。最后一句,佣杰大法好啊啊啊啊啊!!!!!

------------------正经的文↓-----------------

我是一个面包作坊的主人。
在没有遇到变故之前,我还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普通的早起后拉起作坊的铁门、普通的在面粉与火炉旁因为那些橱窗里的面包奋力揉捏那些面包、普通的浑浑噩噩的把那些金币堆积到铁罐里。不知道自己未来要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过去到底干了些什么。茫然且愿意安宁的呆在茫然之中,不愿去改变些什么。

直到我的隔壁搬来两位不一样的先生。一位叫做奈布·萨贝达,一位叫做Jack.
那位从战场上刚刚回来,路过时都能留下硝烟味的战士先生每天都会按时在中午买些甜点和高级的红茶,但那些食品的量都不是一般人能够消灭的。出于帮对方不要浪费的心理我也会偶尔询问

“先生,请问您是要宴请吗?这么多的分量,如果是自己独自享用的话还是少点为妙啊。”

“不。嗯.....我的爱人很喜欢这些东西,所以.....我想要去尽量的满足他,就算过多也没有什么关系。”

那些先生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灿烂的笑容绽放在他的脸上,很像下午两点从窗口照进的日光那样,青涩、甜蜜、还有些许的自豪与幸福。我了然的微笑点点头,把手中抱着那些食品的纸袋交到他的手心里,无意间撇见了那无名指上闪着银光的戒指,上面刻着几个明显的英文字母-----Jack.
那一刻我了解了他口中的爱人是谁。

其实,这个不是一天就能推断出来的。那两位英俊潇洒的先生身边从未出现过什么女伴(当然仅仅是在我所能看到的时候),还有晚上隔壁传来的一些轻微的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并且,凡是有这种声音在的第二天,Jack先生总会因为“生病”从而失去他不可或缺的下午茶。
我很纠结。他们.....不是同性吗?在这个国家的同性恋是肮脏和堕落、性病的代表,是被众人排挤、鄙视、迫害的群体。我应该相信的是他们的感情,还是应该遵从上帝给予的权限呢?

我开始飘忽不定了起来,在两拨不分善恶的人中来回摇荡。我尽量的帮他们保守这个秘密,每当有些多事的客人询问起隔壁的那对恋人时,我总会微笑着答道

“他们啊?不要想了两位都有爱人了呢。”

我祈求两位能够安稳的度过余生,这样就可以不必把我自己推向任何一方的阵营。
可是隔壁的天暗了。

有人把他们是同性恋的事情散播了出去。
说真的,当时看见有人将石块扔向那位来自于英国的绅士时身体下意识的飞奔而出去挡住那个危险的东西。众人的辱骂和讥讽冷冰冰的,此起彼伏。

可是他们的爱真的是太美好了。
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渴求,而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依恋,无关阶级、性别、教养、身份、金钱。仅仅是两人相爱而已,这样的爱太美好了。
回过神时,那位英国的先生冲我微微颔首点点头以示感激,而奈布先生已经拔出了弯刀挡在了杰克先生的身前

“我的弯刀从不指向同伴,但如果威胁到我的爱人,我不介意让你们人头落地。”

那天晚上,沉在寂静中的开膛手探出了头,将那些人的灵魂收回了地狱之中。

后来啊,隔壁的天还是下雨了。他们被迫搬走,因为当时扔石块的那个坏家伙的父亲是这个市的市长,这里已经待不下去了。
我很荣幸,临走前这对恋人拜访的唯一一位邻居就是我,我也有幸能够看见杰克先生把吻落在奈布先生的唇角。当两位逆着光走出隔壁那个小屋的时候,我还是在想一些事情。

我在想有没有一个地方没有歧视也没有迫害,能够让这对特殊的恋人白头到老呢?

我不知道,我只清楚,隔壁的天,碎了。

黄、粱 人、间

First.

身为一名战地记者,我已经厌倦了战场上纷飞的战火和那呛鼻的硝烟,尤其是当看见无数的身体残骸七扭八歪的堆积在地上时,噩梦中的黑手便宛如能将灵魂拽入地狱那般。让人绝望却无法逃脱。

战场是容易死人的。
可是平日里的生活倒还不错,因为午餐里的牛肉好歹没有腐烂的味道,更不用提心吊胆的怕捞起一个老鼠头,而且里面也没有过多的大蒜。身旁的朋友也不错,还很荣幸的和一位坚毅的先生成为了伙伴,他的名字叫奈布·萨贝达。

这个家伙很奇怪。
但当然不是指一些相貌上的奇怪,还格外的英俊,眉目如画以至于来送奶酪的小姑娘常常要红着脸询问他的名字。我说的,是他每天都要让一个叫艾玛·伍兹的姑娘来给他送上一束鲜艳的玫瑰花。
不要责备我大惊小怪或者其他什么的。
玫瑰不是玫瑰,那是情爱的象征。在生死攸关的时候还会想着已经不知是死是活的枕边人?这可真是让人好奇到底他的伴侣拥有怎样的魔力才会把这位将士迷的神魂颠倒。我曾勾着他的肩膀嬉皮笑脸的问他那位可爱且迷人的艾玛小姐是不是他魂牵梦绕的人,那家伙却勾唇笑笑然后如同失了魂一般的望着前线的硝烟

“不,不是的。”

“我的玫瑰更危险也更迷人,我要保证他在温暖安全的温室之中。就算那家伙有时候还真是跟野生的没两样。”

那是我才注意到他的无名指上别了什么亮晶晶的东西,原本以为那只是无意间捡来的伙伴的遗物,才发现那是一个英国的什么小东西,上面却明显的刻着几个字母-----Jack.

Second.

深夜的时候我听见那位先生曾喃喃过这个名字,强烈的好奇心让我开始期待这个名字的主人。听起来就是不同常人的高贵和优雅,也肯定长着魅惑的模样。当然,虽然每次提到这件事都会被那位醋意横发的人摁在地上被刀锋抵着脖颈。

在那位先生身边比扛着机枪上前线更危险。不过艾玛小姐最近好像陷入了甜美的爱情,以为叫做克利切·皮尔森的先生掠去了她的芳心,让不少兵营的小伙子们咂砸嘴叹息:自己怕不是又没机会了。只有奈布盯着她远去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神出奇的迷离。我走上去拍了拍他的背轻声道

“伙计,回回神。上校叫我们集合了。”

“抱歉。顺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的爱人在书信里说等我回去就结婚。”

“!!!!真是大喜事啊!到时候记得别忘了给我来信顺便送几张照片过来!”

“当然,这是肯定的。”

Third.

战争结束了。
奈布·萨贝达,那位勇敢而坚毅的军人得到了勋章,但他把命留在了战场上。他食言了。没有回去奔赴婚约也还没来得及给我寄来几张新婚的照片,就连临死前都不想去理睬腹部涌出肠子的伤口,而是吻着无名指的戒指笑的像个刚得了糖的孩子。

他的新娘呢?我不知道。只不过他跟我说过如果他折在了战场上记得帮他带一句话,就说他爱上了别人,让那位先生早点换别人。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说,因为玫瑰花是那位名叫Jack的先生最喜欢的花。这是艾玛小姐告诉我的。

我想起身去找艾玛小姐,希望她能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Fourth.

很不幸,当我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艾玛·伍兹,那位有着阳光般笑颜的姑娘已经死了。一个溜掉的逃兵刺穿了克利切先生的心脏,当场死在了大街上。街坊的邻居们都说,艾玛疯了。不然她不会把自己家点起大火直到一切都烧的一干二净。那火光据说燃了一天一夜,其中有一个模糊的轮廓在其中起舞。

那是艾玛·伍兹,却没人去救她。

我给她献上了一朵玫瑰,只是觉得这个姑娘莫名的可怜。因为她的坟旁有两个土堆。一个墓上刻着爱人,一个墓上刻着爸爸。很多人都说她原本就是个疯子,自从她的妈妈背弃自己的婚姻,父亲自杀开始,只不过是逃出了病院免了几年的电击疗法。很多人说那位克利切先生是个十恶不赦的恶人,手上栽了无数条人命,顺走了无数人的钱包。

可是那又怎么样?
也许当这些人不在后,再也没人去爱她了吧。

<莫语>·1

当然是要乱写私设或者是重新构造世界观并且加入自己的原创角色然后一起写同人文啦!(被打)此文中心cp大概就是佣杰裘杰和空医,副cp除了社园其他还没定。名字和人设大部分属于网易改残的就都是我的错,ky退散。顺便一提因为万恶的作业所以更的无比之慢,所以诸位催更 @今天的二碧很垃圾呢。 ←这位
好的废话不说了现在开始√
It's the show time.

生活在伦敦.....哦不,现在应该称之为雾都的城市,在工业革命之后用无数的血肉堆积起高塔、被称之为日不落的帝国,在即将到来的暗夜中搂住了自己的臂膀为了制止那令人颤抖的恐惧继续蔓延下去。搅在一起模糊而又杂乱的内脏和血浆因为时间而散发着恶臭直至其上蠕动着白蛆。女性狰狞的面容和身体上的伤口向人们展现着夜晚中一位恶魔的到来,那位从地狱深渊爬上来的生物吮吸着他人的脑浆咀嚼着骨髓之中的浆液。

现在的伦敦是一座被黄警线所包围的城市,可是谁又能料到一位正站在警察身旁“啧啧”摇头叹息的绅士,在他西装笔挺的外表下隐藏着祸心。明明真正的凶手就在身边却无法拨开迷雾?这是情感在作祟亦或是不愿相信的执着,却再次将他人拽入深渊。

“说出你想要的东西,我可以支付给你任何的报酬。”

奈布是双手染血的人,但他仍是瞧不起面前的这种令人作呕的物种。把自己安全的藏在堡垒之中而命令他人将自己的血肉交与他们祭奠。对面雇主的面容掩盖在白色的口罩下,两人之间安静到令人恐慌,只有服务员偶尔善意的询问被毫不犹豫的终结。他将双手十指相扣合揽于膝盖之上,漫不经心的回答

“我不需要任何的报酬,但前提是我想做。很简单,我需要一个答案,若是那个谜底与你所要求的有关联,我自然回去。若是死了,记得把尸体运会尼泊尔。”

他起身离开,却没有听到身后的人“咯咯”的轻笑和微弱的喃喃声。他在伦敦的小巷中左拐右拐,然后在深夜的迷雾中光荣的迷路了。挠着脑袋茫然的在原地兜圈的无力感和茫然让人恼怒,当奈布正准备对着一个残墙发作时听到了从迷雾中飘来的歌声,那是一个温柔男性的声线,尾音微微上翘。明明是如同羽毛一般轻盈的伦敦小调,却让奈布绷紧了神经迅速躲藏到黑暗之中。

出于相同野兽的直觉,他的本能告诉他这个男性的危险与狡诈。

杰克今晚的心情不是特别好。怎么说呢?若不是他人的先登现在他已经能用女性幽香的酮体去创作最为美丽的艺术品了。晚风抚动他柔顺的黑色发梢,眯起瞳孔慵懒的用足以媲美华尔兹的步伐继续前行。他已经发觉了那位躲在黑暗之中的先生,只不过若是迅速的显露爪牙只不过是刺激那已经绷紧肌肉的家伙。于是杰克扬起了微笑,不轻不重的来了句

“那位先生,躲在黑暗里不累吗?”

谁会告诉你佣兵被那一笑晃了神呢

置顶

这里是冰淇淋暴发户是一条已经半入土的咸鱼常混于mp或者WX或者是QQ等场所不定时捕捉。
绑定写手 @今天的二碧很垃圾呢。
酷爱在D5凹凸王者黑篮日V中V等圈内白嫖,会写文会画画会开车会怼段子可是一个都不想弄,画画画的不好写文写的不精典型什么都会什么都不好的up主。
人生目标和理想是日杰克!日kaito!日火神大我!
咳咳.....不要打脸。
最近打算和太太一起联手出文的说,虽然是无比杂事几乎有什么吃什么的猪(bushi)但是我雷狄芳和杰佣,如果是这两个cp的粉丝就麻烦KY退散。

考上重高就出手书。

【裘杰】若离若及

裘克觉得他大概是疯了,因为只有当他发疯的时候那个生锈并且整天昏昏沉沉的脑子里才不是马戏团的那些人狰狞的面孔和肆意的嘲笑,以及那一根根指着脊背的手指来回摇晃戳的神经生疼。

厌烦。他讨厌现在这样心神不定的模样。他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满脑子的不是妒忌与伤感而是那位一直以来唾弃的伪绅士酒红色的双眸,还有他瞳孔中醉人的笑意。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不对,而是大概快要清醒了。裘克很清楚的明白自己百倍的疯狂和偏执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那些能够撑破心脏的妒忌和对于喜爱的渴望完全不亚于对于生命的唾弃。这些无法控制的感情让他撕下了那张让别人为之疯狂、让自己堕入泥沼、让原本就一无所有的自己再一次被抛弃的面皮。

再俊美再受欢迎的面容,终归只是一张皮而已。可是有人却能透过这张面皮直视他的灵魂,那双酒红色的双眸。他觉得自己简直已经发了狂,思索着那眸子带着水汽凝视他的模样。他想要独占他,正如同他那般占据他的心一样。

当烈焰炽烤着他的皮肤时,他甚至能够听见表皮下油脂蒸腾的声音,无尽的疼痛和更多的苦楚涌上头脑却完全不想、也不会整理清楚,于是咧开嘴笑着,再一次的狂笑,百倍的欢腾,把所有的不甘心和脆弱掩盖在疯狂至极偏执至极的外表下,在那张面具的后面隔着面皮轻声吟着自己的一切,再发出一两声低吟看那些软弱而虚伪的求生者们慌乱的狂奔,如同曾经的世人那般亲手碾碎他们那本就一点的希望。可是现在他居然自己徒生了一些希望,这可真是荒谬。

“裘疯子,你最近很不正常的样子。”

当瓦尔莱塔因为被裘克无意间压坏的手工作品伸出手狠狠的在他脑门上来了一巴掌时,揉揉红肿的手踝这样说道。细心敏感的瓦尔莱塔当然不会平白无故的说出这样的话,最近的裘克让她感觉很奇怪,毕竟就连平时那种让庄园主万分欣赏的笑声也变得奇怪并开始走样了,不再那么的尖锐而仿佛夹杂了一点细微的柔情,更不会去拆她保护的万分仔细的义肢或者是故意去把她新弄的编织品弄得乱七八糟,反而开始采摘园丁小姐东墙上新开的玫瑰,悄悄地放在夹克的缝隙之中宝贝的藏起来。如果不是园丁小姐四处的抱怨她那原本生机勃勃的东墙都快要秃了的话大概她自己也不会注意到这些。

奇怪,很奇怪,真的很奇怪。

“这位同样在马戏团待过有着不愉快经历的老兄到底怎么了,难不成是被最近的战绩刺晕了脑子?不对,他本来就是个疯子啊。”瓦尔莱塔细细的推理着,就连红蝶小姐轻轻的唤她值班也没有听见,但当她撇见了杰克那精巧的欧式茶点桌上那个玻璃瓶中新鲜的一大把玫瑰花时,她觉得大概答案已经清楚了。看来那位不讨人喜欢的老兄已经堕落入了爱恋之中,磨钝了自己的利爪,并且也大概只有那迟钝而又优雅的英国佬才会慢悠悠的喝着红茶眯起双眸无视他人赤裸裸的爱恋吧。

的确,高雅的如同波斯猫的绅士先生的确会踏着华尔兹的舞步揽着另一位小姐的腰肢踏碎那对情爱仅存的幻想,然后掏出隐藏在身后的利爪给予那位下一个可怜人致命的一击。“啧啧啧”瓦尔莱塔一边戴上自己沉重的铁皮面具一边发出自己的惊叹,但那诡异的嗓音与声调倒是让整个气氛更加的阴森恐怖了起来。美智子小姐微微一笑,开了那柔柔弱弱的嗓子再次跳了一舞祭奠已经离去的爱人,而里奥和鹿头默不作声的对着手语,也就只有宿伞之魂那俩兄弟在揪着对方的辫子责问伞到底是谁弄坏的。当然,这只是表面现象。

杰克最近很烦躁,以至于他现在喝到嘴里的红茶都没有什么感觉,这种无法掌控事情走向的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了。那位粗鲁的美利坚人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最近老是在即将大获全胜的时候放走所有的求生者,以至于他的战绩不断的下滑,甚至庄园主都要收回戴在他头上的这顶帽子。还有每天新换的玫瑰花看的他不知道有多么的肉疼。身为一名绅士当然要节约的使用已经盛开的玫瑰花,而那位家伙直接给他带了一堆即将开放的花骨朵是什么意思?当面摧毁他所喜爱的美好呢?他应付过心思更加复杂细腻的妓女们,此时此刻却不知如何是好,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爪牙已经丧失了原来的威力,多愁善感的连求生者都无法击倒了。这些烦人的情绪缠绕着这位风度翩翩的绅士,让他不由的揉揉紧皱的内心对着蹲在角落里残害藤蔓与荆棘的小丑先生说了句

“过来下,亲爱的先生。我觉得我们俩应该单独谈谈。”

随后杰克请了几天的值班假,而裘克则显得神清气爽,唯独喜闻乐见的就是杰克的战绩重新上升到了排行榜的第一名,而贴心的瓦尔莱塔对于两位身上莫名多出来的伤痕询问起来的时候,得到的答案则是

“小姐,只不过是狗咬了后留下的伤痕而已,并无大碍。”

“呵,蠢蜘蛛你哪来那么多的闲心管这些?猫抓的而已。”

瓦尔莱塔其实很想表示
“你如果再敢喊我一句蠢蜘蛛我瓦尔莱塔宁可从这楼上跳下去也不会告诉你杰克先生已经绑好了爪牙笑嘻嘻的站在你身后!”

当然是摸鱼的线稿....
抱歉我因为画画太丑被关起来了!
【不会上色一万年】